注册
陈书海
工作室 VIP
csh.wenyiai.com
人气总值:416953
性别:
地址:
山东 临沂
微信:
chenshuhai666
Email:
csh@wenyiai.com
综合介绍:

音乐派诗人、词人、亦偶作曲。

我认为,宋词在宋,元曲在元,

就是当时的流行歌曲。

因此,诗与音乐应相辅相成。

若被传唱,可更流行,更显生机!

2015年成立:

文艺爱旗下——陈书海工作室。

3:寻拍

引:

    当我们年龄越来越大,初恋、校园爱情,已离得越来越远……但只要看见这些字眼,又总会一下触起从前,不禁感慨万千——那时的爱情为什么总难如愿?如今自然明白——因为当时是少年!

 

    为何当初是少年

 

    来之不易的因缘

    尚不经事的少年

    有多少青涩的岁月

    都是这样的章篇!

 

    每一个白天

    每一个夜晚

    相思也罢悔恨也好

    为何当初是少年?

 

    匆匆之间

    变了少年的容颜

    却没变了

    少年时的那份爱恋……

 

    如果再相见

    ——“我爱你”

    曾经、至今、永远…...

    无奈因缘非少年!


转入正文:
    进入高三,恋爱已是“热”话题,与我要好的同学有的已经成双成对——以至于每每后来我们在一起喝酒时,身边忙来忙去的嫂夫人也是当年同学——而我那时的爱恋却是错过的花期——化成了诗。
    我刚高三,她是高一新生。喜欢,就在偶然看见她的一瞬间,根本就没有任何预兆——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。我为此写了一首诗,并禁不住作为第一封情书,让一要好同学的女朋友帮我送给了她。

 

    缘起于偶一抬头

 

    最最浪漫的时刻

    是与你邂逅

    忘不了也更不愿忘的是

    那个午后——

 

    我正行走

    忽然凝住

    ——因为我看到了你

    ——只在偶一抬头

 

    你的秀发飘柔

    你的柔姿涵秀

    一下动了我的心

    ——我保管你拥有

 

    从此为你情悦 为你恋歌

 为你念痴 为你思愁

    全都缘起于那次

    ——我偶一抬头

 

    在送给她这首情诗的同时,我还约她晚自习前在操场旁的乒乓球台处相见。当我去时,她已在那里。我竟一下紧张得不敢靠近她,隔着约十米一直愣站着,直到上课铃声响,她先离开。这“怯”不知你有没有过?甚至爱一个人埋在心里都没敢表白——我至少敢说出还敢约应非最怯的吧?
    学生时期的爱恋,只要能天天有机会看到她就很知足了——这点学生时代的我们应该都有共鸣。当我还没鼓起勇气,再次约她,她转学去了二中。当我知时,心感觉都空了。本就爱诗已经开始写诗的我,从此更为她写了许多思恋之诗,陆陆续续邮寄给她有几十封信,但都没有等到她的回信。在她高三之后,便断了联系。那时,还不见如今的网络、手机等常用通讯工具。


     数年后,听说她已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时,我已游历各地,从容自如。当再找到她——她说她已定亲,两家还是世交。我一下无语……进也?退也?花落时节!

 

错过花开的时节

 

我走的时候,花还没开

我来的时候,花尽凋谢

 

透过你幽怨的眼神

我读懂了你

在花开的时节

曾是如何得落寞

终于你说,我已错过....

 

既然注定了是这样的结果

我唯有把对你的爱意

连同我的悔恨

在心底深深埋没

 

夏日的天空,蔚蓝如昨

夏日的风,也轻如昨

只是,那一季花开的时节

——你的爱与青春岁月

我却错过....


    最终,我选择了真爱她就让她幸福,真爱她就不让她有一丝为难或伤害——我自选彻底退出——而不退出又如何?


    又过了数年,一次偶然,我们终于深聊了一次。那是我自外地回家,快到时与一朋友预定明天事,朋友说刚在家坐下招待某单位的几位好友,让我赶过去赶中场也算接风了。我一听这个单位,就毫不思索答应了——心中总有近她皆亲的感觉。
    当我到后,她竟在场。
    在我到前,朋友已给她们介绍——他一位写诗做音乐的朋友(我)恰巧自京回来,约过来一起。她一听名字又写诗就知是我,也说了与我是校友——自然已把待我的椅位留在了她身边。
    酒我补了几杯,喝了一圈后,她悄悄问我:“你当年给我写了那么多诗,那些诗稿,应该很有价值吧?”

     “我真想狠狠地打我自己一顿,尤其是当年遇到你时的我。”我耷拉着脸一副苦瓜像。
    她一下忍不住笑了——大家都注意向我俩。

     “我们聊到了当年学校有趣的事,要不我们出去私聊会。”她一边解释一边示意我——我们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 “我高一时,常与你一起的一位女同学给我一封情书,是替你给的吧?”
    “嗯”。我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    “我都到乒乓球台那了,你怎么站对面不过来和我说话?”
    “当时就是不敢”。
    “我都赴约了,你却不敢”。顿了一顿,她叹了一口气,“我转学去了二中,你终究也没去找我。”
    “我那时给你邮寄了那么多诗和信,你怎么没给我回复一封明确一下,我就立即去找你啊。我早就喜欢你,你是知道的。”
    “你那时身边女孩子多,就送给我情书都你一位女同学,我怎么确定你对我是什么心呢。”
    “唉,她们都是与我要好的同学的女朋友。”
    “我又怎么知道呢?你和她们说说笑笑,见我从不主动说话。”
    “我那时是越爱你越不敢主动和你说话。”
    她终于忍不住,眼泪掉了下来。我想给她擦拭眼泪,她推掉了我伸过去的手。
    “我先离开。你替我给她们说我家里有事先走了。”说完,她也不让我送。

    回到酒桌,我心里哭脸上笑。别人多敬酒,我欲图一醉,却被朋友劝住,半醉不醉归家,半睡不睡难以入睡,辗转反侧到凌晨,披衣而起,写下了:

 

    错过花期——例如某段恋情


    慕春却把花期误,来时只见落红铺。
    心共黄莺鸣怨语,情同杜鹃啼血呜。
    柳絮漫天都愁绪,究竟谁知春哪去?
    望断云际芳菲路,寻遍天涯无归处!
    即使此悔如千山,是否拦春拦得住?
    可怜夜来风吹雨,留春又能留几许?
    为何却把花期误,一季错过一生芜。
    纵把四海腾得出,若置此错犹不足!


    第二天将近正午,她打来电话。“听说你昨晚喝多了?”
    “微醺恰好”。
    “诗人就是诗人”。她笑了。
    “我昨晚写了一首诗,等会发短信给你。”
    “十多年后,又能收到你为我写的诗了。”她轻轻自语。
    一阵沉默后,我提议:“昨晚你走得太早了,今下午我们约个地方再好好聊聊吧。”
    “不了,我们还是通通电话,听听声音,隔着距离更好。我怕见面会像昨晚那样失态。”
    我认可她说的话。若真的见面,我又何尝能举止自若?进是沼泽陷身,退是荆棘划心——争如不见!
    通话之后,我把昨晚写的《错过花期》以手机短信形式发给了她。
    她回复:
    我曾为你盛开的花期,你虽错过,却永远开在诗里。
    我回复:
    你曾为我盛开的花期,我虽错过,更永远开在心里。
    她再回复:
    请深埋心底,请开在诗里。现实中的生活与家庭,不能触及。
    我的心一疼。
    我的思绪又回到校园时代那时的她——可以深爱那时的她,却不可以再爱这时的她——已是别人的妻。一旦错过,便永远错过。已经错过,更不能再有过错。
    我再回复她:
    真爱只会祝福,不会让一丝伤害哪怕是为难去触及。
    她又回复:
    待君已名,君诗众皆珍;
    若君不名,君诗我独珍!
    我的眼前刹时云淡风轻——美好并非是每一份心动都得为爱情。
    美好的花期真的错过?
    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类花期的美好?!

 

2017年13日深夜,14日凌晨。617日再完善。


转发到站外
返回
©2018 文艺爱 wenyiai.com ICP备14019861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帮助
©2018文艺爱 wenyiai.comICP备14019861号
返回
顶部